但求一睡无支祁

我超甜der.❤

【GGAD】

一个糖。(对我来说?)



很多年后,雅各布从他的妻子,奎妮——一个曾经被格林德沃洗脑的女巫那里,听说了一个八卦。


“哦亲爱的?你想听那个黑魔法师的事?”奎妮的眼睛亮晶晶,“虽然他是个坏家伙,但是不得不说,他相当的具有个人魅力,无与伦比。”


“听起来他就好像我刚出锅的面包蛋挞一样诱人。”雅各布哼哼道。


“或许。”奎妮道,“但他并不是个冷漠的刽子手。”


“我可没这么觉得。”


“是真的——有一次,我不小心偷窥到了他的内心。可真奇怪,我很少能那么完整地感受到他的内心。我想,那次可能是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太大了。”


“啊哈,他能想什么?怎么杀死我和纽特吗?”


奎妮笑道:“宝贝儿,放心,他的心里从没出现过你的名字。相反,我的心里一直满满当当的都是你呢。”


“好吧。那么那个黑魔法师情绪激动地在想什么呢?”雅各布开玩笑道,“希望不是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


“一棵树。亲爱的,一棵树叶茂密的大树,夏天的阳光从叶子的缝隙间落下来。”奎妮带着不解而赞美的笑容说道,“但那画面真的很美,又安静,又美好,有一个声音在问他,‘格林德沃,你会欺骗我吗’。我能感觉到这个声音对他的诱惑。”


“好吧。他可骗了不少人,那可是个大骗子,他还骗了你,那个声音大概属于某个被他骗过的人。——他回答了什么吗?”


“他说,‘我不想骗你,在任何时候。’但他很难过,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情绪低落的时候。”奎妮道,“这真的很奇怪不是吗。”


“也许吧,但没人会知道了。”


【HP】

与你相遇时有多快乐,失去你的余生就有多落寞。


就好像斯内普遇见了那个女孩。


就好像邓布利多遇见了他。


就好像红发的双子。


斯内普也曾为见到那女孩一眼而露出微笑。


邓布利多也曾在爱人的怀里畅想未来。


双子也曾在恶作剧时彼此默契大笑。


快乐是不能被透支的,当你欢笑时不曾预料到这份快乐的珍贵,因而不得不用余生来缅怀曾经的心动。


可巫师的余生,又实在是太长了。


太长、太长了。


【GGAD】

#GGAD采访瞎扯录#

OOC预警。瞎扯预警。



一个脑补的采访,时间地点安排在他们两人逝去后的某个异空间。


1、

某八卦记者:“请问邓布利多校长,如果当年的您提前预知了未来,您还会愿意与格林德沃相识甚至深交吗?当然,我知道您的选择一定是不,那么……”

邓布利多:“我不确定。”

某八卦记者:“……什么?!您认真的吗?我想我们所有人都记得,格林德沃和您以及您的弟弟之间的纷争,间接导致了您妹妹的死亡。”

邓布利多:“我不清楚当年的自己如果知道了未来会如何选择。我想,我会试图改变他甚至改变未来,而不是拒绝与格林德沃相识。”

某八卦记者:“我可以询问原因吗?”

邓布利多:“哦,原因挺简单,我们太优秀。认识他之前的日子太孤独,认识他之后的日子太美好,我不确定自己能忍受这种被人理解的诱惑。对于当时过分年轻的我,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抵抗住一个像格林德沃这样的人的诱惑。”

某八卦记者:“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您的话,在您年轻的时候,格林德沃是唯一可以与您相较的人?”

邓布利多:“大概是的。事实上,哪怕在我任校长之后的多年之内,他依旧无人可比。”


2、

某八卦记者:“请问……”

格林德沃:“哦感谢你的采访,非常遗憾,我并没有什么供人咀嚼的八卦。”

某八卦记者:“那么请问最后一个问题,邓布利多校长说如果当初他预知了未来,他更愿意去改变你甚至改变未来也想与你相识,您是怎么看待这些的呢?”

格林德沃:“我很高兴他会和当年的我做出一样的选择,不过事实证明,未来不可能更改。很抱歉我有急事需要告辞。”

某八卦记者:“好吧。请问您现在还在忙于统治这个魔法师死去后的异世界吗?”

格林德沃:“并不。我只是在给一个老别扭挑一双他喜欢的羊毛袜。他当年最喜欢的学生给他烧了一本《神奇动物在哪里》,真是有够糟糕的,还是得我来买他喜欢的小玩意。好了,采访结束,再见。”


【GGAD】

邓布利多用两个月意乱情迷的灿烂夏日,耗尽了自己一生的爱情,

而格林德沃用被囚禁的孤苦的一生,明白了那两个月原来是爱情。


我始终觉得GG对AD不是完全的利用啊😷

哪怕有可能GG预言到了AD会是他一生的宿敌。

但是!这个眼神!上帝啊梅林啊!我不信只有我一个人从GG的眼神里看出了某种近乎偏执的占有欲。

假设——

GG预言到了他与AD的未来。

GG看着AD,这个闭上眸子将身心全部交给自己的男孩,心中有着提前预知到未来的冷静。

就是这个男孩,他将会想要杀了我,他将会令我被囚禁那么那么多年,只要杀了他,只要毁了他,我的未来将没有任何阻碍。

但是,看看他。

他如此地相信我,爱我,将一切交付于我。

看着他。

他睁开眼睛朝我微笑,“格林德沃,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不高兴吗,我们将永不互相伤害。”

“……是的。我们永不互相伤害。”

GGAD女孩永不服输!!!

【GGAD】

男票是个哈迷,在我这个只看过电影的人一脸激动地和他提起GGAD这绝美爱情时一脸淡定,甚至还给我泼了一脸冷水。

“格林德沃拥有预言能力,很有可能他在和邓布利多结血盟时就看到了他们未来的宿命。”

“罗琳阿姨说了,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并没有回之感情。”

“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从没有那种,人们通常概念里偏向正面的、向上的‘爱’的感情。”

“我认为格林德沃并不爱邓布利多。”

“他只是不允许邓布利多爱上除他以外的人。”

我的男票,他大概是个直男刀子精😷

但是说真的,如果格林德沃预言到了邓布利多与他未来的宿命,那他们缔结血盟时,格林德沃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去看那个一心刚要和自己永不伤害的可爱男孩的啊。

“我与你永不互相伤害,格林德沃。”

“我答应你。”

尽管他知道那只是幻想。

——
恭喜我男票这个伪哈迷被评论piapia打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GGAD女孩永不服输!!!!!!!

【GGAD】

他们太美好了呜呜呜呜呜我爆哭。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邓布利多教授曾问过斯内普教授是否一直爱着哈利的母亲。

斯内普教授回复道:always.


只是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之间,

邓布利多连说一句always的机会都没有。

尽管有些感情,一直如此。


【GGAD】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啊我倾倒。

想了想还有些细(nao)节(bu)糖可以磕。


1、他们相遇在夏天。

在很久很久之后,邓布利多偶尔还会回忆起他和格林德沃一起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的日子。

“嘿,为什么不施一个清凉咒,光着上身会被你姑妈发现的。”

而格林德沃侧过头,对着邓布利多挑了挑眉。

“因为我想让你多看一眼我新锻炼出来的腹肌。你一直在偷看,不是么?”


2、邓布利多的后半生是完全无性的,但在他还算是个中年巫师时,免不了一些该有的冲动。

而他此生唯一的x经验是和该死的格林德沃一起完成的,那记忆鲜明美好的令人无法忘怀。

“该死。”

邓布利多讨厌在zw时想到格林德沃的脸。

但没办法,那是他此生唯一的参照物。


3、格林德沃从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利用邓布利多,还是真的爱上了他。

也许是爱,也许只是占有欲。

“他最终也不过只是个一个老头子。”

很多年后,格林德沃想着邓布利多苍老的模样,嘲笑着时光的残酷。

但如果这个老头子现在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爱也好,占有欲也罢。

格林德沃想起,很久以前邓布利多曾说过,他想要圣诞节得到一双羊毛袜。

还会有人给那个老头送羊毛袜吗。




呜呜呜呜呜夔牛弟弟傻fufu的真是太可爱了。

要早睡……早睡……嗯……

微博进小黑屋了……这个lof被征用来写日记了……只偶尔想起来会写个文……

那什么,介意的朋友取个关哈,

我要开始废话了。(•̀⌄•́)